松归三径

苹果番茄汁

贡献一个剪辑思路

最近看一个神仙太太剪辑了他俩的全球高考

哥哥的北棠墨染和弟弟的红海尔
可以剪辑原耽灵渊和小叽

(被方天择逼疯了都哈哈哈哈)

“一博,要是我们是普通人就好了
我想在这里”

巍峨青山上
白色风车下
漫天白云里
吻你

“眉开眼笑,脸红心跳”

我不在乎是博君一肖还是战山为王

只要是他俩怎么都行。

《小道士》

十七岁的王一博上山做了小道士

修习了二三年

师父放他下山游历

恰巧赶上人间花灯节

花灯市如昼

他一袭白衣混在火红的灯笼中

左看看做糖人的,右看看猜谜的

却忘了刚套圈得的小泥人还在摊位上呢

肖战一身墨衫,容貌甚佳,行侠世间,不取分文

瞧这小道士蹦蹦跳跳甚是有趣

“道友请留步”

王一博转过来,指了指自己笑着说:“有何事?”

许是记得师父叮嘱要敦肃,连忙敛起笑容,双手背后,板着一张脸,腰板挺直:“何事?”

肖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“你的泥人落下啦!”

王一博强自镇定,掩住尴尬,一只手伸了出来要讨那泥人:“多谢”

人声鼎沸

可肖战耳朵里只有那句清冷的“多谢”

和那人回头时的笑

泥人余温尚在,王一博耳尖的一点红尚未消散

江湖有缘,来日再见。

墨衣萧萧立,恶骨惶惶泣

白衣谢敦肃,道友请留步

博肖二三事

王一博看着肖战的眼睛说:“唇下痣,很好看,我…很喜欢”

语气还是波澜不惊,手却不自然撩了下头发,那个红红的耳朵尖正落在肖战眼里。

肖战坏心眼的想:我如果突然凑近他会怎么样呢?

两人的鼻尖瞬间只剩一根手指的距离

战:“别动,你眉毛上落了柳絮”

博:“好…”

肖战轻轻地呼了口气

王一博被撩昏头了,紧急治疗,在去往疗养院的路上

我的天!真的是神仙下凡写字呜呜呜呜✍
最后一张原图

(这是我朋友里写字最好看的一个男娃子,他也很喜欢赞和啵)

很有做巴西鳖(bxb)的潜力哈哈哈哈哈哈

点击在线吃糖(假的!别信我!)

不夜天那场戏
人物人生的重要转折点之一

师姐死了,都没了,什么都没了,他回不了头了
拍完戏,肖战整个人都是崩溃的

共情走不出角色
眼泪不住的流
183的人,抱着王一博哭着说:“我只有你了,只有你了,你别走”
王一博有点不知所措,一直拍着肖战的后背,搂的紧紧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