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归三径

苹果番茄汁

两年前我去学了素描
画室里有一个女孩子,总坐在窗口
头发是淡金色的,眼睫毛眉毛近于白色
我总拄着脑袋歪个脖看她
风带着阳光吹在她脸上
北欧的神一样美好

后来我听他们说
“古印第安人有个很浪漫的说法,白化病人是来自月亮的孩子。”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