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归三径

苹果番茄汁

战:“我能让素未谋面的人喜欢上我,你猜你会不会喜欢我?”

博:“喜欢  上你吗?倒也不赖”

博肖二三事

王一博看着肖战的眼睛说:“唇下痣,很好看,我…很喜欢”

语气还是波澜不惊,手却不自然撩了下头发,那个红红的耳朵尖正落在肖战眼里。

肖战坏心眼的想:我如果突然凑近他会怎么样呢?

两人的鼻尖瞬间只剩一根手指的距离

战:“别动,你眉毛上落了柳絮”

博:“好…”

肖战轻轻地呼了口气

王一博被撩昏头了,紧急治疗,在去往疗养院的路上

入戏
一开始是魏无羡喜欢蓝忘机
后来是战羡喜欢博机

出戏
魏无羡还是喜欢蓝忘机
还要加一个
肖战也喜欢上了王一博

“入戏还是出戏我都爱你”

《他是只爱你》2

182(179)年下小狼狗  183精英设计师

强强 破镜重圆he

1V1真爱

脑补不如行动

过了两天,肖战设计工作轻松了不少,提前下了班,从公司出来闲着无聊,开车在市区游荡,开着开着就碰巧路过了王一博的学校,车子靠边上停了下来,思考着要不要直接去找王一博,脑补了无数个偶遇的情节

planA

“Hi一博,好巧,你也在这”

不行不行,这是他学校,好巧个屁

planB

“一博,我想进你们图书馆查些资料,能麻烦你带我进去吗?”

这个可行,但是万一他有课,而且图书馆太静了,不方便交流

正纠结着,眉宇间一股烦躁,妈的,谁让他疑似轻薄了人家小孩呢,自己造的孽,怎么也要解决掉

叼着烟往车窗外一看,就见几个大男生有说有笑的走过,王一博在其中格外显眼,阳光下一身红色系的打扮,脚上蹬着双黑红款AJ,手里拿着的篮球时不时做个花式动作,恣意又潇洒

完蛋,脑子里的计划全清空了,少年人的美色啊,误事。

肖战从车上下来,在一个适当的距离跟着,观察观察他的行程,想找个机会搭话

想不到京城有名的大设计师化身成了便衣狗仔,还是没工资拿的那种,一把辛酸泪

王一博他们走了没一会到了球场,几个少年人热火朝天的玩了起来,还好是要暑假了,学校里没几个人,不然放在平时,球场要被女生们围的水泄不通。

玩着玩着,有个人突然捂着肚子,叫着肚子疼要上厕所,跑开了

几个人叫嚷着:“艹,张狗蛋你走了我们怎么玩啊?”

肖战看着那个叫狗蛋的少年飞速跑远,心里默默给他点了个赞,谢谢这位狗兄弟。

他来了他来了他带着一身的演技来了

肖战假装着刚路过,:“呦,打球呢”

王一博跑过来:“嗯,课下几个人总聚一起玩玩”

肖战观察着王一博的表情确认没什么奇怪的,悄悄安了心

那几个人也凑过来,“一博这谁啊?给我们介绍介绍呗”

王一博笑了一下:“我朋友,设计师”

又补了一句:“叫战哥就行”还坏心眼的对肖战眨了下眼睛。

有个高个子男生说:“战哥,你打不打球,跟一博他们一组,咱们玩玩”

肖战笑着说:“成啊,你战哥打球厉害着呢,就是最近没怎么玩,有点生疏”

王一博看了他一眼,:“你这一身西装,还穿双皮鞋,怎么打球?你跟我去更衣室换件衣服,我那还有备用的”

肖战刚想说没事,就听王一博对那边喊了一声:“你们先热身,我陪战哥换件衣服,咱们打一场”

更衣室里,肖战扯了领带,刚要把衬衫脱下去,就见王一博脱了上衣和裤子,只穿一条裤衩,走到衣柜前拿了两件衣服,没有丢过去,而是走到肖战面前递了过去。

肖战刚才远看王一博身材只觉得惊艳,现在近距离看,腹肌匀称,肌肉比例恰到好处,既不过分夸张,看着也不单薄,完美的融合了少年人和青年人的体态,腰线蜿蜒而下,整个人格外英挺

视线截止到内裤边缘,肖战设计师本能,嘟囔了一句“venus”

王一博低头问:“说什么?没听清”

离得太近了,肖战有点慌:“没什么”

又笑道:“身材挺不错的”

小狮子王一博特高兴,被喜欢的人夸了,一脸臭嘚瑟样儿:“我总去健身房练,这腹肌好不容易练起来的,要不要摸摸试试手感”

肖战笑着锤了他一下:“行了别皮了,你同学等着呢”

王一博舔了一下嘴唇

两人换好衣服就奔向球场,先让肖战试了个水,发现肖战技术特溜,一看就是个老球手了,一开始就没让他和王一博一队

他俩上半场成了对家,打篮球真是个好运动,两人对峙的时候眉目传情,时不时再来个肢体碰撞,别提多美好了。下半场打配合,像磨合了很多年的老队友一样,强强联合,压制的对方叫苦连天。

打完球天色也暗了下来,两人坐在长椅上休息,两大男人聊天,聊着聊着就来了黄腔

肖战没了醉酒那事的顾忌,一脸坏笑着说:“哎,一博你跟战哥说说跟女朋友上过床没?”

王一博看了他一眼:“没谈过女朋友,也不想谈”

肖战笑了起来:“还是个小处男呢哈哈哈哈”

王一博莫名恼火:“怎么战哥,听你这意思阅人无数呗”

这下肖战愣了,他就是一时逞口舌之快,臊臊这小孩,没想到给自己套路进去了,他这二十六七岁了,说自己还是处也太没面子了。

于是厚着脸皮说:“也就那样”

王一博突然起身对着肖战说了一句:“我走了,下次有机会再约”

这下好了,球场空落落的就剩肖战一个人了,肖战还不明白这聊的好好的,怎么就走人了?

小剧场

狗蛋:“谁念叨我,我的天,我在厕所蹲了一集,脚都麻了”

王耶啵:“还没有几个人能抵挡住哥的美色,这腹肌漂亮吧”

还是王耶啵:“肖战,我恨你是块木头!”

小赞:“别问我是不是处,问就不是。男人不能丢面子”




《他是只爱你》

182(179)年下小狼狗  183精英设计师

强强 破镜重圆he

1V1真爱

文案:他爱的热烈,爱的深情,他不是最爱你,他是只爱你一个,从头到尾也只有你一个。

王一博一身黑色西装,插个兜往那一站完全就是一副去巴黎看秀的范儿。手里把玩着一个烟盒,嘴里念着 :“我姨怎么嫁给这么一个玩意”

王一博,x大大二学生,性别男爱好摩托,从小到大没对哪个男女动过心,20多岁每天拽的二五八万,平时什么表情也没有往那一站,一身的高冷矜贵。

别看有些人表面上高冷,实际上却是一头倔驴,说一不二的性格,八匹马都拉不回来,他父母忙于事业,也就他大姨蒋晓莲能管管他。

蒋晓莲因为性格原因离婚之后,找了一个相差十万八千里的,王一博自小在他大姨身边长大,觉得大姨这样英姿飒爽的女人值得这世界上最好的,而不是一个什么也没有,全靠他大姨投资才开了家公司的男人。

李洪远离得老远朝他走来,旁边还跟着一男人。笑眯眯的说:“一博,放假有时间可以来公司转转。” 紧接着又介绍 :“这位是我跟你大姨装修房子的时候请的设计师,肖设计师今年刚回国,你们年轻人私底下多交流交流”

他王一博打死都没想到二十多年来第一次怦然心动,是在一个男人身上,文艺点说是一见倾心,通俗点说就是第一眼就想要他,想占有他。

王一博内里波涛汹涌,但面上还是一片高冷,状作不经意扫了一眼。

“肖战,幸会”

“王一博,幸会”

握完手,王一博满脑子就两句话,他手比我小两圈,这人真是越看越够味儿。此刻,高冷男神王一博像个没摸过小姑娘手的小学生,幼稚的要死。

王一博面上露出一丝笑,“姨夫,一会一块吃个饭,一起看看室内设计,咱们聊聊天”

李洪远简直受宠若惊,他跟他大姨在一起这么久,平常连好脸色都没给过,摆明了就是“老子对你不满意”

这次居然主动邀约,不过李洪远可没打算去,他妈的这王八犊子肯定没好事,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

想了想说:“好啊,但是我这也看不懂,这样,你跟小战看看,正好小战刚了解完你大姨喜好和要求,我这也没什么好的见解”

正中下怀

王一博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啪啪直响

“成,那就我和肖叔叔聊聊”

肖战心里不爽,面上还是温柔的笑着:“不用叫我叔,你上大二吧,我比你大六岁,叫战哥就行”

肖战哪知道王一博那点小心思,喜欢谁就得欺负着谁,让人家好记住他。

订婚宴结束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,两人去了一家大厦顶层的露天餐厅,王一博订的,美其名曰安静,适合聊天,实则别有所图。

这栋大厦是他爸前几年做投资的一部分产业,这几年公司整体发展势头越来越好,连带着相关产业越来越高级。这大厦从底层到顶层设计的应有尽有

王一博筹划着给肖战灌点酒,约他去楼下转转,游个泳,住个宾馆,来点亲密肢体接触最好不过了。

两个人边喝酒边聊天,一开始肖战真不愿意搭理王一博,觉得他就是个小屁孩,聊着聊着发现他身上有一种不符合第一印象的沉稳气质,说话很让人舒服,很成熟。

先聊的设计问题,越聊越投机也不知道谁先开的头,话题都拐到八万里外了。

两人都有点微醺

夜晚六月的风徐徐吹过两人发梢,天空上一截儿弯弯的月亮

有些昏暗的灯光映着两人的笑脸

他们的相遇俗套又美好。

最后还是肖战先不行了,摆着手说不喝了,人都快趴在桌子上了,王一博还算清醒,扶着他跌跌撞撞走到电梯里,打算把他弄到房间里。

电梯逼仄的空间里,肖战靠在王一博身上,王一博就这样看着他,酒醒了大半,肖战是真好看,尤其是醉了之后,两颊微红,没了平时穿西装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精英范,明明二十六七岁的年纪却唇红齿白的,极富少年感。

王一博把肖战公主抱了起来,放到床上,帮他把鞋脱了下来,无意中撞到了什么东西,他也没注意,侧躺在肖战身旁,盯了一会,眼神不自觉的飘到嘴唇上,嘴唇看起来软软的不知道亲起来什么感觉,他俯身贴近了肖战,蜻蜓点水般轻啄了一下,又吻了一下,用舌头舔了一下肖战的唇缝。

甜的,软的,像小时候最爱吃的太妃糖。

王一博坏心眼儿的摩挲着肖战的唇下痣,耳朵尖儿却不由自主的红了,下面硬的可怕,又不能对人家做什么

低声骂了句艹,起身去了卫生间,

想着肖战的脸,在黑夜中沉沦,深陷。

第二天早上肖战醒来,起身就看见床上铺满的玫瑰花瓣,地上的套  子,润滑油,摩挲着玫瑰花瓣陷入了沉思。

他承认昨天晚上对王一博有很大的改观,有点好感,可也不至于把一个小孩子带房里当夜就睡了啊?莫非是酒后乱性?
打了下脑袋,让自己清醒清醒

肖战一阵心烦,算了,记不得了,到时候观察观察王一博表情就行了,就算真发生了点什么,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无非是打个炮的事,又不是大姑娘